闻喜配资:新疆证监局出手了!兵团六师国资副总内幕交易A股被罚,还用了老婆账户

发布时间:2019-08-31 12:52:44发布人:闻喜策略

又见内幕交易被罚!这次是上市公司国资股东的副总“栽了”。

去年,新疆兵团六师公司筹划将持有的上市公司百花村9000万股权转让,作为董事及副总的赵向阳参加了决策会议并知晓了股权转让这一内幕消息。

敏感期间,赵向阳违规操作自己及妻子的两个证券账户提前买股,两个月时间盈利5万元然后迅速卖出。只不过最后还是被监管部门发现内幕交易行为,领下罚单。

最终,赵向阳因敏感期阶段内幕交易而被罚没10万元。

筹划转让控股公司9000万股

副总经理参会获悉内幕信息

参加高层决策会议知晓内幕消息,会议刚结束就操作自己的账户立马买股票做交易,这次的内幕交易人炒股的心情还真是着急。

事情是这样的。

近年来,国家号召国资国企大力进行改革、开放民营资本进场,兵团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兵团六师国资公司”)为效应号召也开始筹划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百花村股份(简称“百花村”,现证券名为“*ST百花(5.94 -1.33%,诊股)”)进行股份转让。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兵团六师公司还是百花村的控股股东。而在2019年7月,股份转让完成后,新疆华凌工贸公司取代兵团六师成为新控股股东。

新疆证监局出手了!兵团六师国资副总内幕交易A股被罚,还用了老婆账户

2018年11月18日,兵团六师国资公司召开相关决策会议就转让所持百花村股份事宜进行讨论。当天,兵团六师还向六师国资委、财政局报送请示报告。请示内容写着:“转让六师国资、新农现代合计持有百花村9581.17万股持股比例23.93%”。

2019年1月7日,兵团六师国资公司再次召开会议就股权转让事宜进行研究。1月24日,兵团六师国资公司召开临时股东会议,通过拟将六师国资公司以及下属企业所持有的百花村全部股份进行转让的事项。同日,六师国资公司向百花村发函告知拟整体转让所持有的百花村股份。1月25日,上市公司百花村正式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转让所持公司股份的提示性公告。

而就11月份召开第一次决策会议讨论股权转让事项时,作为兵团六师国资公司的董事兼副总经理赵向阳参加了会议并知晓了上述转让股份事宜的内幕信息。

据新疆证监局判定,此次股权转让的内幕信息不晚于2018年11月18日形成,于2019年1月25日公开。而赵向阳因参加了决策会议而知悉内幕信息,成为符合定义的内幕信息知情人。

参会当天立即买入股票

操作夫妻两人账户交易

在知晓百花村股权转让信息后,赵向阳觉得赚钱的机会来了,在获得内幕信息的第一时间,开始着手买卖股票的行为。

上述百花村股权转让事宜决策会议召开结束后,赵向阳就马上操纵自己和妻子姚某的两个账户前后9次买入百花村股票。

具体来看,2018 年11月18日至2019年1月24日期间,赵向阳用自己的证券账户分8笔买入百花村4.63万股,成交金额25.39万元。期间,2018 年12月21日,赵向阳又用妻子的账户单笔买入“百花村”1.77万股,成交金额9.66万元。

可能是认为自己持股的时间并不短,而且内幕信息尚未正式公布,赵向阳做这几笔交易都是通过手机和办公室电脑操作下单,并没有太多忌讳。

不过,赵向阳不惜利用内幕消息而顶风作案,最终盈利却并不高,其中一个账户还出现了亏损的情况。据证监局调查,截止2019年4月30日,赵向阳个人已全部卖出上述百花村股票,卖出金额30.65万元,盈利5.06万元。而妻子姚某账户卖出后则亏损565.82元。综合来看,仅一次内幕交易股票,赵向阳获利5万元左右。

新疆证监局出手了!兵团六师国资副总内幕交易A股被罚,还用了老婆账户

数据统计显示,从2018年11月9日至2019年4月30日,百花村股价从5.87元一路翻涨至7.53后又开始连续两轮下跌,最后股价回归到5.99元,区间涨幅并不高。如果赵向阳在低位买入,最高点卖出,还能赚得近30%的盈利,但其他位置买入卖出则盈利并不好,甚至出现亏损。而到了4月30日左右,百花村股价已经两天大跌行情,赵向阳也可能为保住回吐后仅剩的盈利成果而不得不最后卖出。

新疆证监局指出,由于赵向阳在敏感期内交易“百花村”股票,加上公司公告、会议记录、情况说明、证券账户开户资料、交易流水、银行账户流水、相关当事人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赵向阳为内幕交易股票行为。

最终,新疆证监局根据相关决定,没收赵向阳违法所得5万元同时处以5万元的罚款。

收购项目商誉爆雷

上市公司实控人已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兵团六师国资公司计划转让股权的上市公司百花村,这几年经营的情况并没有太多亮点。而近期因业绩连续两年出现亏损,公司也出现退市风险,股票简称也从4月30日起变更为“*ST百花”。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百花村收购南京华威公司,因收购项目的业绩承诺,当年百花村业绩扭亏为盈。但随后2017、2018年两年,百花村业绩依然不见起色,其收购项目也出现了“商誉爆雷”的黑天鹅。

4月28日,百花村发布年度报告,2018年,百花村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19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0.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8.0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3.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8.19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3.6%。

在上述年度报告中百花村表示:由于国家医药政策调整,使南京华威本期经营收益受到较大影响,公司收购南京华威所形成的17.04亿元商誉,存在减值迹象。

此外,年报中还显示,“百花村与业绩承诺人(即华威医药原股东张孝清)在华威医药2018年及以前年度的业绩完成情况存在分歧。”

最终由于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负值,百花村股票被正式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这样的背景下,兵团六师国资公司也选择从这家上市公司退出。4月23日,兵团六师国资公司与新疆华凌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股份转让协议》,受让其持有的百花村7952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9.86%)。股份转让完成后,华菱集团成为百花村第一大股东。

新疆证监局出手了!兵团六师国资副总内幕交易A股被罚,还用了老婆账户

据悉,在当初征集受让方时,第六师国资公司列出的受让方应承诺事项就包括在控股权转让后,受让方应确保上市公司受让当年盈利,还需积极推动上市公司向新型产业化转型升级

分析人士认为,华菱集团接手百花村后,能否让上市公司扭转亏损局面,或者通过何种形式进行资本运作、让百花村业绩起死回生,这给外界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